當期展覽 

【日落之後,月升之前】-夏愛華個展(月臨畫廊一館展出)

展期/2017/8/5 ~ 2017/9/3
茶會/2017/8/5 PM3:00-5:00
作者/夏愛華

文/賴永興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雕塑系副教授

 

  夏愛華這次展覽的標題『日落之後・月升之前』,或許可以說是她在呈現時間流的灰色地帶的一些不凡的際遇,在像白天到黑夜的渾沌時刻,或在某一個時刻或地點,她的天線或許會變得特別的敏銳,進而能感應到常人所感受不到的事物;這個世界大多數的人只能看見我們這個次元的人事物,但是某些人可以經常或偶而看見其他次元的事物,而她應該是常在某些不安定的時間流中遇見,那些給她捎來訊息的使者(精靈)。

  雖然夏愛華畢業於台藝雕塑系,更曾留學日本專攻雕塑,但是她的創作卻沒被一般雕塑的素材與造形表現所束縛,在學校所學只是變成她的創作養分,看似很自然、隨興的創作表現,其實背後是有扎實的學院根柢存在。

  生漆這種材質已被人類長久使用的材料,一般色調深沉莊重,以漆為材料的作品少見活潑輕快的表現,而她的作品造形活潑、顏色清新這種特質難得一見。愛華所習得日本的「脱活乾漆」其實是源自中國的「夾苧造像」,技法在古代雖已發展得很完整,作品保存年限也高,無奈生漆取得不易成本漸高,製作過程繁複耗時,雖然有對人體無毒害優點,卻不敵歷史未滿百年強度大、又快又便宜的FRP工法,緩慢的工程或許是她要將繁複的創作程序,與對濕度與落塵要求嚴格的環境,當作將使者帶來訊息慢慢咀嚼消化得的一個必要的過程。

  在一次她的個展開幕時,她談到深秋在日本上高地的旅館附近散步時,一隻紅色蟾蜍從枯樹頭跳出趴到她的腿上驚嚇到她一事印象深刻,當時只是覺得這種創作契機還真是少見,但我馬上想起了日本木雕家三宅一樹,前一陣子告訴我他夢到神啟,引導他到某地某寺後林中撿取枯木回家後刻成作品,他保留枯木的大部分形體,僅將某部分刻出神佛的形象,相對於三宅的生活苦行及創作的嚴肅,夏愛華更像一位看透世俗的詩人,帶有一些童心、詼諧與了悟,用她與使者交流的經驗創作出一系列的作品,彷彿在向世人開示:「不應該是這樣的,還有更重要事呀!」

  「執著你的夢想,就像飛蛾撲火一般!」是之前她在接受訪談時回應對藝術創作的態度,她不談創作的辛苦與生活的難易,好像之所以她是一位藝術家是理所當然的事;選擇脫活乾漆技法不僅材料選擇與材質語彙都依循傳統古法,如脫活乾漆佛像所使用的苧麻是代表人類的諸般煩惱,在她這次個展的立體及平面作品均將之外露,立體塑像可以說是呈現內在的諸多情感,而平面作品中大面積的紅漆麻布也有滾滾紅塵的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