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 

陳義郎造字

展期/2008/9/13 ~ 2008/10/5
茶會/2008/9/20 pm3:00~5:00
作者/陳義郎

器法自然•形奪天工-陳義郎

 

吳介祥

從工藝造相踏進純藝術,陳義郎尋找的是放下技法和材質導向的創作自由,但是這也代表他選擇了藝術的不確定性。在藝術裡,我們質問的不再是木雕師傅有多麼工巧,而是所選材質的絕對必要性和駕馭媒材的程度,在此,木雕工藝的訓練和純熟的工具操控並不是藝術創作的優勢。而陳義郎的創作跳脫了傳統技藝的既成規範,也從”材質”中創造出”媒材”,從魯鈍的木料中創造出聯絡自然與人文的語彙,從此,在他手下的材質彷彿都即將行走、說話。

 

虛掩實•火如蟲

陳義郎最早的完整系列是從不規則的木材裡雕琢造型『火蟲』系列。這些盤根錯結的木材彷彿承載了天地日月的極端曝曬和潮汐風塵的過度刨鑿,面容衰老地等待造化。陳義郎的蟲從這些蒼老之姿蛻化出來,某些角度有如物種最原始的單細胞生物,有些角度又有類似不明紀元裡貝殼海馬等奇特生物的化石。藝術家插手造化,精雕細琢,這些不過是歲月遺物的木料卻有如浴火重生,從此火蟲突出於荒木溼地和叢草礫石,以眾目獨寵的姿態傲立於自然。

轉化了一般的雕和塑、增和減的關係,一轉材質的厚重感和既有的紋理,火蟲鑿去了多餘和沉重、在木材裡雕進了輕盈剔透。一些火蟲像是能蠕動爬行;一些則像是在迎風招搖;一些像是即將燃起火焰;一些似乎在延展觸鬚;一些則彷彿正在風化中…以形就刀以保留自然的鑿痕;以鏤空剔除木塊的笨拙;以原色保留材質的溫潤,這是陳義郎對大自然所做的巧斧奇工的回應。

 

獸生文•字衍藝

陳義郎的文字獸系列延續火蟲的精雕氣質,但比火蟲更內斂。這個系列的靈感來自於中文象形字的摩形造字脈絡,在漢字文化裡,文字裡總還藏著圖像,而只要有圖像,就有無限的聯想。陳義郎的作品讓我們想像這些文字像是困囚在過多的陳述、冗長的言辭和浮誇的理論中,躍躍欲奔。藝術家回到象形造字之前,反過來以字擬獸、從相取形。作品取材本身有所侷限,但卻不一定囿於形似,聯想是自由心證的,藝術家在選字和選材之間保留了相當的不確定性,也保留了無限的詮釋和想像空隙,自由呼吸,文字獸有時像獸、有時肖人、有時是待勢而發的禽鳥、有時是個凝止的舞姿。

為了推敲出文字的內涵,陳義郎還鑽進了文字學的脈絡裡,在這裡發現了中文造字文化系統的生動特質,潛沉悠遊其間,這不但加強了陳義郎自己的機智辯才,也讓文字獸和火蟲系列相比,每件作品的獨立性更強、造型氣質也更顯納斂端莊。文字獸既像傳統建築上雕樑畫棟的縮影,又像牙雕藝術的放大,既賣弄了工藝的奇巧,也兼具哲人氣質,文、象互應。在數位時代,文字幾乎已成為無形無相的溝通工具,隨時都在傳輸中解體,數位和印刷文化裡個人手跡和字相的特殊性已不復記憶,文字獸是”點木成精”的精靈之獸,在文化歉收的季節以舞獻祭,祈求豐饒。

 

 重器冑甲.文字魔獸

文字獸的木質原版外,其中『春夏秋冬』、『周』等文字獸還有不鏽鋼版。以不鏽鋼的恆久材質再現文字獸,有點是藝術家為他精雕密琢風格做紀念版本的意味。一反文字獸木質的色調含蓄、溫潤婉轉,不鏽鋼版將文字獸的繁複精緻轉換為光澤艷瀲,對比張力和戲劇性超過木質原作。鏡面互映、肢爪複疊、狀似躁動,文字獸成為”文字魔獸”,但不鏽鋼版和木質原作一樣具有一致的華麗氣質。

不銹鋼作品引發的聯想不一樣。和木質作品的內斂不同,不銹鋼文字獸因為材質的高反差和光澤效果,有如虎兕出柙、。『周』、『萬』、和『春』、『夏』、『秋』、『冬』等文字獸張牙舞爪,有些頑皮搗蛋、髮髻飄揚、狀似傲慢的孩子模樣,但仔細端詳每一隻文字獸,有些像鴟梟、有些像海馬;有些陽剛俊挺、有些則像胸腹豐腴的女體;有些像齜牙裂嘴、有些像揮翼甩尾,有些像黥面紋身;有些像身披冑甲…而不銹鋼的『火蟲』系列變幻出有別於木質火蟲的氣焰,有些角度像兵工鼎器,有些角度像艷光四射的首飾,有些角度則像溶岩火燄…『帝』有如八爪章魚卻帶著嚴峻氣質;『鼠』、『豐』像陰陽有別、剛柔互異的混種怪獸;『向』的造型有如雕飾濃重的軍家兵器,又如正劍拔弩張的姿勢,同時又像正在咆嘯的鷹鳥。陳義郎以這群重器冑甲的文字魔獸將觀眾包圍進他的幻想世界,文字獸不但吸引目光,也彷彿將我們的魂魄懾去。

 

八家將•精華錄

在有守有攻的創作歷程中,陳義郎既延續傳統廟宇雕刻的浮雕石柱、龍盤虎躍之民俗與神話色彩卻不拘泥,承傳了木工藝的刻雕穿鑿的絕技卻不墨守成規。藝術家掌握著既有的訓練和教養,卻能割捨保守的觀念和套制,創作出充滿神話想像卻無宗教束縛、有民俗風格卻不失前衛、有穩重氣質又兼具遊戲特性的各種系列,每一系列都是藝術原創精神的絕佳演出。

陳義郎最新的作品是規模尺寸更大的八家將,集火蟲和文字獸的精華,這個系列木質扭曲、粗細不一且紋理色澤各異,材料的挑戰性更高。然而八家將既有鏤空精雕部分,也有厚實英武的部分以及節節麟麟的繁複配件;既有凜凜氣概,也有夢幻虛象;既具穩重威儀,也有動勢巧態。彷彿是吸納了天地玄氣、晝夜精華,集合了大自然間想像得到的各種形式:樹木根莖、蟹爪鷹勾、鱷皮龍紋、魚鱗龜甲、藤蔓花葉、鳥羽獸斑…八家將有如擷取自然造化下的最佳搭配造型而成形成相、聚集來自各方的靈氣而成脈成息,因合一體,蓄勢待發地正要接手神鬼交遇、正邪錯綜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