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 

【滿園春色】戴海鷹個展

展期/2014/12/6 ~ 2015/1/4
茶會/2014/12/06 PM3:00~5:00
作者/戴海鷹

 

                              未成序文的序文                                                                       戴海鷹  

 

去年台北畫廊博覽會年展,我應台中「月臨畫廊」邀請,十月底匆促寄出了参展作品。十一月,突如其来收到金戴熹台北來信:

「海鹰,台北市有舉行藝術博展會。會上有月臨畫廊的攤位,因而看到你的三幅近作。画雖小,充满盎然的春色,令我傾倒。從畫來看,你的心情一定十分奮發。盼你在這條新的途徑繼續開拓下去。   問候漪華,也許很快就晤面了。

戴熹   2013-11-21  台北  

       

近年作画,我總覺没完没了,到了不得不交出作品時,總是無奈任由作品離去,總覺不如意。正奇怪戴熹怎會如此欣賞近作、更難得來信策勵,接着又在奚淞來信中讀到:與戴熹通電話,戴熹說在博覽會看到我的近作,「令人有 "滿園春色關不住" 的感覺」。實在意外,真想多了解戴熹欣賞近作的觀點。

 

今年七月,「月臨畫廊」陳小姐來電話,商量2014年畫展细節,最後談到畫展目錄序文,我們谈起金恒杰先生,陳小姐說去年博展會時,金先生来到月臨画廊展場细心觀賞,欣賞展品並詳談觀感。於是,陳小姐和我便在電話中决定了請金恒杰先生(金戴熹)撰文作序。

    星期日(七月二十四),我與戴熹在電話约定,下星期四下午四時來画室看近作。到了星期三晚上,忽然戴熹來電話說不適,說疑是感冒,明天约會須改期,等康復後再通電話。之後,我一直在等電話。誰知竟然就此永訣,人間無常竟至如此,不禁悲從中來!

在巴黎的舊朋友,一年難得幾次見面。 還記得今年五月的一天,我原以為金家知我獨自留在巴黎画画,有意減少孤清,好意约我到金家便飯,增點熱鬧,說同時看看李明明的近作。我提早到了金家,先到明明工作室看画。直到開飯時才曉得,原來當天金家"小妹妹"枕霓回父母家過生日!真不好意思竟如此貿然上門,連學生時代習惯帶一瓶红酒上門聊天,也因趕忙而 忽略了。只能尷尬兩手空空面對小妹妹生日。一時真覺時光一幌而過,記得初到巴黎學画時,先结識奚淞,由奚淞介绍認識金戴熹和李明明;那年頭,香港、台灣關心歐美現代文藝的年青人,無不注意金恒杰(金戴熹)主編的「歐洲雜誌」。我們慶幸在巴黎就這樣認識了文藝界的前驅前輩;當時,金家小妹妹正是牙牙學語的年齡,但已能言善辯,令人觸目。有一次,小妹妹隨父母來訪,當時我們在巴黎的習慣:大人們在一邊聊天,小朋友們在另一邊玩耍。忽然另一邊吵鬧驚動了大人們,原來小妹妹送一小玩意給我家小子,要小子道謝而吵鬧起來。只見小子高興只會傻笑,大人們都覺好笑。李明明開勸小妹妹,說小弟還不會説話。小妹妹更變得嚴肅起來,說:"有舌頭,有牙齒,收禮物,不說謝謝,就是没禮貌!"  .......。往日,多少有趣時光供日後回想!當天更趁小妹妹生日,多說開心說笑没完。  

          飯後閑談一陣,小妹妹體會父母,担心老人劇談易倦,便趁早告辭回去了。我也要告辭,却又順從主人意思多聊幾句。閑聊問起戴熹翻譯盧梭「踽踽漫步神思錄」(1782)的進展;記得戴熹曾說過,從未遇過如此艱難的翻譯,說有時,一個意思要動用辭義相仿而層次有别的三個字去表達,漢語字詞難得對應,原意確切轉達更加困難;至今已有十幾個不同的中譯本,但仍值得從新再譯,現已譯出全文八成......。話題不知怎樣轉到網络熱鬧傳播宋朝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又不知怎麽一轉話题便到了元朝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圖」。一時,似乎觸動了當場各人的興緻,戴熹起身入書房取出手卷,霎然在地板上開展了全卷「富春山居圖」精印版手卷;於是,三人躬着腰,沿着七公尺長的畫卷,俯瞰看圖畫。

          我們看地板上的「富春山居圖」;開頭是浙江博物館收藏的片段,因全卷經歷火殉,過後剪下火焚残餘片段,而成「剩山圖」;隨後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小心觀察,起首處仍歷歷分明幾斑火燒痕跡,觸目驚心。我們先看「剩山圖」:一丘山巒從右邊開始,蒼莽離落而不失潤澤,順勢而下,直到江邊村屋。畫卷稍經間隔,便接續無用師卷「富春山居圖」:起始有遠山在江上襯托,土丘伸延到江上,土丘坭坡堆石,其間渾點點成雜樹,樹叢中散佈幾間土舍水亭。近處江岸雜樹間雜,水亭間隔漁舍漁舟;沿岸透見江邊水閣,至三株幼松處,背景江波映襯,又漸見丘巒起伏;有行人過板橋,向往深谷村居。村居周圍雜樹隨坡起伏,雜樹逐漸昇高,至山頂,連天接雲,間雜山石,蒼莽亂離。山石坭坡又披離而下直至山脚曲徑;小徑沿溪,溪水沋湲,沿澗林木沃若,沃沃青青,烝烝烟雲逶迤輾轉,遠處又有雲山映襯,襯得澗谷一片欣欣向榮。叢木雜樹依循坡脊,出入高下,不覺就到了另侧江邊;此處風勁浪急,蒲葦紛翻,瘦松垂柳迎風搖曳。稍遠,江岸雜樹直立成排,排排雜樹掩映深處樓閣園莊。至半山,以上只見山坡野草石苔,墨筆竪苔出没,隱現層層山形;山脉連綿,重重遠去,遠山更見更遠青山。至此,已至画卷中段,山嶺漸成背景、遠景,大片江水,襯托前景坪坡一排松木,生氣盎然;四株蒼松,一株偃臥,呼應前段瘦松垂柳;對岸山石斜坡急促離披,竪苔墨點倉遑了斷,披麻皴筆源源而下,直達江波,對比岸邊松下茅亭,逸仕仰觀青天,俯瞰绿水,水禽群集,漁舟垂釣,境地寂静明淨,是全卷最靚麗平和的段落,應是作者寄意所在罷。過後,就見蕭條荒率,平坡連延,夾帶泥坂土丘,直至叢茸雜木荆棘處,已至岸邊盡頭;再見平灘平沙,灌木漸密,又漸隆起沙堤泥岸,又是林中人家,板橋行人策杖,連接最後一座大山 ;已到了全卷壓軸:大山從渾厚山脚直起,直至上邊;山石坡紋渾成乾筆溼筆交替,石痕苔點、雜樹横點、沙岸水灘;尤其幾横平沙、淺灘、遠山水墨淋漓,襯托崖岸、土坡,凸顯高山;高山氣勢,在横陳低岸淺灘平沙遠山的筆筆墨墨中,渾成了「砥柱中流」的詩意;以横平豎直——平面繪画的根本形態,结束全卷。我們都静黙了。特别在中段過後,漫長的平坡,只以幾筆長綫施出,乾筆惹惹,簡極而率真,形成天清水明的意像,天水不分,蕭深無盡;至到叢脞樹棘,漫不經意堆垜,却是節奏所在,由此一轉而落,至平沙淺灘,筀墨简便,氣骨貫注,至最後段落,水墨皺染相兼,又有濃墨勾划,點劃縱横,「高峰墜石」「崩浪雷奔」的筆勢,我們還能說什麼呢?唐朝杜甫已說盡了—「元氣淋漓帳尤溼,真宰上訴天應泣」!

    终扵我們再說話了,我們說「富春山居圖」難得長達四年以上的筆墨經營,竟然看似一氣呵成。黄公望起初由興之所至,從經營位置布局構圖之後,着筆設墨,整整經歷了三、四年仍未得完備。故而携帶在行李中,旅行時趁早晚空閑,隨時援筆填劄,成就之難可想而知。细看確实可見,到處筆墨層疊、隨時增箚的筆迹;我們就是從這些筆墨中感受出叢林疏木、蒲葦蓬蒿、苔點石花,小丘坭坡、大嶺高山、山雲水氣,風波水紋......;都因筆墨貼切、遲速有度、水墨得法,以致能令人感受水波不興或風濤拍岸的韻緻、感受深谷豐潤而平坡荒率的風神......。甚至使人超越尋常感動而至寧静幽遠、澹泊恒久;至扵蒼潤或蒼莽、荒率或離落、不經意處或用意入微等等,從字面上微妙差别的辨别,可回到筆、墨、水份的乾溼輕重濃淡、粗细長短結構的變化無窮,對應了我們生活經驗中無窮展現的自然變幻;當我們的眼光期待活潑生動的筆墨造型效果,要求造型概括動人的活力,便知不可能以形似去追逐自然,而從情景去感受真切,便往往看似倾向抽象了;如同以「飛鳥出林、驚蛇入草」評論書法,意思不在飛鳥驚蛇,用意專在「痛快」;我們便談到極簡煉、極濃縮的論画字眼如「渾」「厚」「華」「滋」,竟然用以概括中華民族精神(黄賓虹題画:「唐人刻劃炫丹青,北宋翻新見性情。渾厚華滋我民族,惟宗古訓忌圖經。」着眼意像,避免圖解);我們又再次静默了。  

          隨後,我們看着平攤在地板上的「富春山居圖」全圖,我們談論現代展覽陳列手卷的方式,談論擯棄了手卷形式獨有的時間元素:手卷原應在两手之間活動,隨開隨收;未展開是未來時、眼下看見是現在時、收卷後是過去時,完全對應人間真實時間的經驗;如缺少時間元素,便缺少「未來」的期待、缺少「過去」的記憶,缺少無從挽留「現時」的迫促;少了時間條件,就少了生命,没了活潑,停止活動,像在解剖枱上的攤陳;無疑在解剖枱上的分柝,方便我們反復觀察細緻探究。

          我們繼續俯瞰看画卷,我們談起觀看的俯瞰角度。談到西方學者歸究中國画的視點是從高空投視,而且不停運動,一如飛翔所見。我們檢查画面的水平線、我們領略從半山高的方位,仰望山頂、俯瞰水濱的視野;我們從可以瀏覽山脚曲徑人踪的視線,深入幽谷密林,可見其間隐現村屋樓房、半山小築,或者此處正是富春山居的主题:画上題字說,作者回歸富春山居,在南樓援筆寫成此卷。我們臆想南樓縱目,可能就如晉朝王羲之詩句:「仰觀碧天際,俯瞰綠水濱。遼廓無涯觀,寓目理自陳。......」的環境。金戴熹說起中國古典詩文,多見清楚的時空方位和運動線路,例如杜甫詩:「星垂平野濶,月湧大江流」;一時我記錯了「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詩句的李白,我說是李白;戴熹再三確定是杜甫詩篇,隨即背誦:「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星垂平野濶,月湧大江流。......」;接着說:多清楚從看岸邊细草開始,經江水至孤舟,在舟上沿桅竿上看天空,從星空而下至江流湧月;多清皙的時間歷程,多确切的空間范疇,我們就從朗誦的詩句中,從草風的微小,隨孤舟的帆竿,上至明星滿天,至星光垂布原野無際,再見大江汹涌月影;從極微渺至到極宏濶至澎湃的涌動意像,我們都不平静了!我忽然醒覺已到了深夜,醒覺主人忘記了疲倦,我必须告辭了。離去時已臨近午夜。

記下同金戴熹最後一次論画談詩;附上來信筆跡;遺憾戴熹未冩成序文。

2014/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