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 

【似曾相識的光景-借光景以往來兮】-水谷篤司個展(月臨畫廊二館展出)

展期/2017/8/5 ~ 2017/9/3
茶會/2017/8/5 PM3:00-5:00
作者/水谷篤司

心靈中的高山

 近年在台灣活耀的年輕木雕家逐漸增多,表現手法百家爭鳴,去年甫在麗寶國際雕塑雙年獎獲獎水谷篤司的「山」給人印象清新,不像一般木雕創作,作品是用南方松木條黏接後,再用鋒利的圓口刀刻出山的肌理,最後塗上日本畫顏料著色,看似不經意的創作程序,經詢問才了解選擇南方松是因為雕刻木材橫斷面時,刀痕容易產生均等細小的紋路,使整體產生類似水墨畫皴法的效果,在他的工作室面對一批大小不一的作品時,不由自主地拿起把玩觀賞,他發現我在找尋作品的觀賞角度時,慎重地拿起幾件作品靠在牆上解釋,這是為了掛在牆上所作,小的只有巴掌大,大的可以佈滿一面牆。

  水谷的作品觀賞角度及擺設位置的特徵,或許可以說是來自日本家屋中的「置物」,這是自古以來大和民族融合於居住生活空間的擺設物件,可以是雕塑、陶瓷、花藝、書道、繪畫等等,在被創作出來之前物件的位置屬性都已經決定好了,因為置物大都會被擺放在「所間」等室內的固定位置,所以觀賞角度就會被要求,自然會產生正面性這樣的特徵與他得創作一致。

  水谷的故鄉岐阜是位於日本地理中心少數不靠海的縣之一,他家位於三條大河交會的濃尾平野,環顧四週是岐阜的大山,自小他就是在觀察著群山的四季變化之下成長。「某個風景(とある風景)」是他一直以來的創作主題,那可能是他看到的風景、留在印象中的風景、忘記的風景、潛藏在人類記憶中的風景、過去和未來的風景等等,這就是一直以來他所創作的風景。以白色為底色,在山的肌理刷染上鮮豔的色彩,利用日本畫顏料複雜的發色特質所呈現四季變換,應是他覺得自己也是在表現光景也就是時間性的原因之一,他認為風景經過分解就成為光景,他也被楚辭九章悲回風的「借光景以往來兮」所吸引,借其以創作風景來觀照體會過去到未來人生風景之意。

  水谷也提出有關他創作理念的三點,一是透過藝術創作提起社會問題,卻因深入接觸而發現這些問題因為生活與媒體而離自己很近,因為關心理解又離自己很遠。二是他的生長環境中的多神信仰,和台灣一樣日本也是在社會中仍有萬物皆有神靈存在的信仰,這影響他對事物的態度與尊重。三是他很贊同英國科學家詹姆斯‧洛夫洛克所提的蓋亞假說,認為地球和生物是互相影響形成一個可以自我調整有意識的個體,人與地球間的關係有些像是網路脈絡一般有多層面的關聯。三個觀點雖然無法直接從水谷的作品觀察的到,卻也呼應他的作品一件件都像獨立的島嶼風景,各自存在。

 近年在台灣活耀的年輕木雕家逐漸增多,表現手法百家爭鳴,去年甫在麗寶國際雕塑雙年獎獲獎水谷篤司的「山」給人印象清新,不像一般木雕創作,作品是用南方松木條黏接後,再用鋒利的圓口刀刻出山的肌理,最後塗上日本畫顏料著色,看似不經意的創作程序,經詢問才了解選擇南方松是因為雕刻木材橫斷面時,刀痕容易產生均等細小的紋路,使整體產生類似水墨畫皴法的效果,在他的工作室面對一批大小不一的作品時,不由自主地拿起把玩觀賞,他發現我在找尋作品的觀賞角度時,慎重地拿起幾件作品靠在牆上解釋,這是為了掛在牆上所作,小的只有巴掌大,大的可以佈滿一面牆。

  水谷的作品觀賞角度及擺設位置的特徵,或許可以說是來自日本家屋中的「置物」,這是自古以來大和民族融合於居住生活空間的擺設物件,可以是雕塑、陶瓷、花藝、書道、繪畫等等,在被創作出來之前物件的位置屬性都已經決定好了,因為置物大都會被擺放在「所間」等室內的固定位置,所以觀賞角度就會被要求,自然會產生正面性這樣的特徵與他得創作一致。

  水谷的故鄉岐阜是位於日本地理中心少數不靠海的縣之一,他家位於三條大河交會的濃尾平野,環顧四週是岐阜的大山,自小他就是在觀察著群山的四季變化之下成長。「某個風景(とある風景)」是他一直以來的創作主題,那可能是他看到的風景、留在印象中的風景、忘記的風景、潛藏在人類記憶中的風景、過去和未來的風景等等,這就是一直以來他所創作的風景。以白色為底色,在山的肌理刷染上鮮豔的色彩,利用日本畫顏料複雜的發色特質所呈現四季變換,應是他覺得自己也是在表現光景也就是時間性的原因之一,他認為風景經過分解就成為光景,他也被楚辭九章悲回風的「借光景以往來兮」所吸引,借其以創作風景來觀照體會過去到未來人生風景之意。

  水谷也提出有關他創作理念的三點,一是透過藝術創作提起社會問題,卻因深入接觸而發現這些問題因為生活與媒體而離自己很近,因為關心理解又離自己很遠。二是他的生長環境中的多神信仰,和台灣一樣日本也是在社會中仍有萬物皆有神靈存在的信仰,這影響他對事物的態度與尊重。三是他很贊同英國科學家詹姆斯‧洛夫洛克所提的蓋亞假說,認為地球和生物是互相影響形成一個可以自我調整有意識的個體,人與地球間的關係有些像是網路脈絡一般有多層面的關聯。三個觀點雖然無法直接從水谷的作品觀察的到,卻也呼應他的作品一件件都像獨立的島嶼風景,各自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