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 

【日落之後,月升之前】-夏愛華個展(月臨畫廊一館展出)

展期/2017/8/5 ~ 2017/9/3
茶會/2017/8/5 PM3:00-5:00
作者/夏愛華

緣起:

 

    2016年11月,赴東京參加澀谷藝術祭。從成田到澀谷的快車上,充斥著各個國家的人們、對話…窗外急駛的風景,被落日染紅的田野、人家…交織成通往潛意識世界的通道,像是麻布交織成的葛藤,遠遠眺望這滾滾紅塵,在這一小時的路程中,幾年來穿梭許多國家的種種奇特經歷在車窗上再現,原來跑馬燈也並非死前才會看到。

    佈展與開幕相當奔波,原本就不善於在人群中應對的我與友人相約去看展,在新宿外苑的博覽會,我比預定的時間早到許多,就先在附近走走,看到前面的像是學生的人轉進一個像是公園或是小森林的地方,本就喜歡森林於是就不經意地跟著進去,一走進森林就有種異樣的感覺,原本嘻笑的人聲忽然間都消失了,沒有蟲鳴也沒有鳥叫,像是被按了靜音似的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偌大的公園(或是森林)裡,剛剛在前面走著的學生,也沒了身影。在我以往的經驗裡,這樣的情形大概要遇上什麼事了,沒多久,在許多高過天際的大樹下,在非常燦爛的陽光下,出現了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小孩。

    他靜靜地看著我,渾身像是發光似的非常燦爛,沒有笑容也沒有特別的表情,就是盯著我看,看著他忽然覺得原本緊張的心情都放鬆了下來,像是這個森林裡空無一人的擔憂也都紓解了似的,就這樣靜靜地相互對視了很久。我忽然想著這個小孩怎麼沒有爸媽?於是看了看他的四周,就在這一瞬間,四周出現了人,像是拍片現場似的,所有的人忽然都出現了,小狗跑跳著,蝴蝶飛舞著,然而,小孩卻不見了。我走到小孩站著的樹下,看到像是蘑菇卻很鮮豔的菇類在地面,像是笑著回應我似的。

    第二天的晚間新聞報導在新宿外苑的博覽會裡的一件戶外裝置藝術作品是一件像是迷宮的木造作品,有個小孩在裡面玩卻因為照明引燃木屑而將他燒死在裡面。我想起了昨天遇見的小孩,於是開始思考這組新作。

 

 

創作理念:

 

    一直以潛意識的世界作為我的創作中心,這次的創作也不例外。

    『日落之後・月升之前』是渾沌之時,所有的世界處於同一個時空,也更容易進入潛意識的時間。

    數年前在往德國的電車上,看到日落的余暉映照在像是濕地的原野上,紅通通的大地遠處的樹叢,被霧氣籠罩著樹幹,遠遠地像是浮在濕地上的樹叢,前方的紅色沼澤就像是漆紅塗在麻布上似的,麻布在佛像裡是人世間的葛藤之意,塗了漆紅有種紅塵的感覺,在這糾葛的紅塵上悠悠地飄著的樹林,像是在嘲笑為著塵事困擾的世間,這樣的情景又在從成田通往澀谷的路途上再現,不同的是遠方飄著的是高樓房舍。

    像是通往潛意識的通道,我將這樣的景色做成平面的作品,以麻布作為紅塵的表現,在上方繪出樹叢或是房舍,時而出現精靈的通道。

    在新宿外苑的奇遇,我將他做成穿著紅色麻布衣的精靈。那天的陽光燦爛地灑落在他身上的情景,讓鬱悶的心情在謐靜的森林中一掃而空,我想那個森林也許是我的潛意識空間,在那個時間忽然想療癒自己的心靈,因為在澀谷的佈展很不順利、作品在運送時損壞了…許多因素讓自己很想躲進一個安靜的空間,於是走進了這個森林,還遇見了相當讓自己驚訝而又能讓精神為之一振的精靈。

  人的潛意識是很難解釋的空間,就好像在製作活脫乾漆的內部空間似的,是佛像的另一個內部宇宙。當人們遇到困難或是精神上無法度過的難關,只要能找到療癒自己的潛意識空間,就能自己幫助自己度過每一次的難關。這是我在每次創作上希望能帶給觀者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