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 

【藍色繪畫】陳英德個展

展期/2009/10/10 ~ 2009/11/8
茶會/2009/10/10 PM15:00~PM17:00
作者/陳英德

我的藍色畫                             陳英德

 

我在工寮的環境中長大,附近有田地,這是我畫工人,勞動工作人的最初原因。我到巴黎來探求藝術,想望做一個畫者。舉起畫筆,記憶中的人物湧現,自然地,由筆端移上畫布。

工作的人靜默,沉鬱,用什麼顏色來表達?我想到藍色。大多人說藍是憂鬱,幽深,靜遠的顏色,雖不盡然,我調用了。我原喜歡中國畫的花青與中國瓷的藍,從西方油畫顏料中我找到一種近似的藍,在調色盤中,在畫布上,敷出深淺明暗不同的色澤。

巴黎生活不易,結婚後太太外出工作,女兒出世,白天照顧嬰兒的事就由我承擔。我一邊畫一邊餵奶瓶,不知覺中,嬰孩的女兒就在畫上。新生命是喜悅的,我把一點粉紅帶進藍顏料中,就有藍中偏紫的油彩出現。

至於如何傳達出形象?我想到我神往的中國人物畫的工筆,更想到深深打動我的歐洲北方弗拉芒繪畫的堅實寫繪。如此,我由線的勾勒開始,轉而向繪畫面的掌握,由線描神似,延伸到面的寫實抒情

巴黎作畫的第三年,在住的國際藝術城團體展中,我參加三幅畫作。藝術城的秘書告訴我,伊麗斯。克雷爾在我的畫前駐足良久。那時,我不知道伊麗斯。克雷爾是誰。

終於我知道伊麗斯。克雷爾是誰。我與她接觸,她就把我納入她推動的畫家群中。伊麗斯。克雷爾為我開出個人展覽,她一定要把那展覽稱為’’藍中國’’,我說雖然我的人物造型是中國的,我指意的是普世一般人獨處時的情狀。

她總喜歡談起伊夫。克萊因,拿我的藍和克萊因的藍相較,但她說克萊因的畫是藍色,而我的藍色畫後面有其他。她又把我的畫與畫壇知名的賈克。莫諾里相較,說那也很不同。我想是的,一九七O年代蒙撫須沙龍展覽中,我的畫有幸掛在這位前輩畫的旁邊,我看到莫諾里要詮釋的或許是現代人的焦慮不安,而我想表達的是自來人在靜默世界中恆常的沉隱與企盼。當然,機器旁邊,工廠前面的工作人,吸奶嘴瓶的嬰兒,是近世代才有的,要說我的畫現代,也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