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 

【未來昔日-悍圖21世紀】

展期/2019/5/4 ~ 2019/6/23
茶會/2019/5/4 PM4:30
作者/【未來昔日-悍圖21世紀】

文/呂卿

 

悍圖社於2018年成立屆滿二十週年,自2017年起,國美館、關渡美術館、臺東美術館,接續邀請悍圖社舉辦聯展,也陸續透過此三檔展覽,整理出悍圖社編年史表及展出重要文件史料。2018年,延續《悍圖文件I》的策劃方向,出版《悍圖文件II》,收錄2012-2018年悍圖社展覽紀錄、成員近年創作,並將1980年代以來悍圖社重要史料掃描入冊。成立於1998年,悍圖社從20走向21世紀的二十年昔日,透過三檔大型公立美術館聯展,有了階段性的完美落幕。

 

昔日未來,亦是未來奠基於昔日,始有改變的可能。21世紀自千禧年開端以來,便接續面臨頻繁的跨國戰爭、恐怖攻擊、海嘯、地震、新型態病毒、環境、水源等混亂又嚴峻的挑戰。藝術家作為人類集體潛意識的感官神經,其創作便如礦坑裡的金絲雀,敏感地偵測時代隱微的脈象。單一藝術家之創作,是個體的見微知著;悍圖社十四位成員藉由各自的創作取徑,在個體藝術生命的演進與突破之外,更透過「悍圖社」,此一成立並活躍超過二十年的台灣當代藝術家團體身分的連結,更能成為當代社會與藝術象徵性意象的宏觀指標。

 

此展將藉由三個子題,探討悍圖社十四位成員近期作品中的有機聯繫與對話。在悍圖歷史的時間軸上,標示十四個成員彼此迴身返見,以作品刺激創作神經元而生的新突觸。

 

自我與社會│楊茂林 陸先銘 郭維國 常陵 陳擎耀

 

同為時代洪流下的生者,面貌身軀來自家族遺傳的DNA,而文化體系則是難以抹滅的社會面具。楊茂林將自我解離化身為三種深海魚性格,在過去三十年藝術生命拼搏之後,他潛入生命之初的幽暗中,繼續未竟之途。陸先銘的創作步入更具文人思懷的「老樹時期」,將過往社會寫實風格的拼搏悲憫,沉澱並轉化為生命本體的哲思,天與地,人亦如樹生於二者之間,唯在藝術之中,生命永存。郭維國近年發展出新的「自我形象」,過去占據畫面的完整身軀轉為破碎、隱晦的肢體;完整的身軀乘載了過多的記憶包袱與瘡疤,因破碎而得解放。2010年,常陵開始創作「大玄玄社會」系列,透過藝術的濾鏡看向社會,扭曲變色顛倒錯視的影像畫面,與其說是控訴社會,毋寧是省視並再現創作的母體。陳擎耀的自我扮裝與一手培育的「AK47少女」,直探東亞國家文化體系的歷史傳承,以及重視團體、領導勝於個人的表面歡愉假象。

 

常民與歷史│吳天章 唐唐發 鄧文貞 涂維政

 

國族社會大歷史的豐功偉業,過去是常民仰之彌高象牙塔;但在如今無厘頭的網路文化與社群媒體推播下,常民生活反而成為推動歷史的主流。吳天章「難忘的愛人」,以一鏡到底的手法,拍攝穿戴著乳膠面具及皮衣的水手男子,在台語老歌放送下不斷變著魔術。作品帶領觀者回到60年代的基隆港口,藝術家的少年回憶與當時複雜的台灣政權更迭,如同詭豔的變裝男子般撲朔迷離。創作並非只有跟著時代大開大闔的樣態,唐唐發與鄧文貞的作品,透過溫巧恬淡的家常滋味,帶出了寶島的飲食文化,透過藝術傳達食與色,才是更貼近了生活之常在。「八段錦」據傳創於宋朝,是一套需配合氣息調理的養身拳法,肢體動勢應緩而調和。涂維政的「夫子八段錦」將儒家君子化為西方藍波,人物比例也調成卡漫般的五五身,看似為當代與傳統價值觀衝突的諧擬,但也更是指向個體向權威抗爭的話語權。

 

意識的底層鑽流│連建興 楊仁明 李民中 賴新龍 朱書賢

 

若將藝術家的意識視為創作過程中的中央處理器(CPU),則其作品無關具象、抽象、幾何、卡漫、影像等形式,皆是意識與無意識的共同合作後的再現;而藝術品作為集體潛意識之具現,藝術家便超出一己之身,而為特定或不特定群體之發聲者。連建興貼近真實的超現實廢墟場景,滿足了當代浪漫主義者追求鄉野山林的美感體驗。楊仁明將思維與情緒脫離理性與感性的二分,由線條、色彩與光點構成發散、聚焦、平衡的視覺動態,描繪出無以名狀之個體感受。李民中作品中各式奇幻的圖樣形態,有如卡漫片頭的蒙太奇拼貼,創作中的各種奇思異想,透過藝術家腦中自發的串接、重組、繁衍、變化,如意識般於畫布中流動。賴新龍探討莊周哲學中的「物化」,「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意識與真實,誰是造物主,誰又是造物主之手筆?當我們透過自我意識辨析或理解真實,真實是否為還能「真」或「真實」?朱書賢的3D動畫影像,由聲音起頭,從聽覺帶入視覺,透過視聽的感官效果,刺激(或催眠)大腦營造出順應而生的情境。個體安居、沉浸在自我營造的幻象中,即便獨白、冷落、孤漠、隨波蕩漾,都是自選的自溺,直至驚醒而幻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