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 

【我島指南】周成樑個展

展期/2021/1/16 ~ 2021/3/18
茶會/2021/1/16 15:00
作者/周成樑

 周成樑,認識他,是他考進台北藝術大學,當時還是國立藝術學院時,他是第八屆學生。

 

他有一張俊朗笑臉,始終帶著安詳靜謐的微笑。除非在課堂上聽到甚麼特殊的觀點,才會皺著眉頭,低頭深思,下課後,他一定來提出他的問題,希望得到更明確的答案。

 

他的熱情似乎大半深藏在內,外表總是很安靜,但熱情始終推動他尋找自小就嚮往的桃花源地。他服膺南北朝時陶淵明的「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是他最喜歡的詩句之一。

 

他喜歡大自然,喜歡大自然給他的生之力量,他要真實的享有屬於「他」,「他家人」以至於「人」所可以擁有的生活,生命精神。他走向山中,走向三義,證實了南北朝宗炳所說的「山水,質有而有靈趣」,只要人能「含道暎物,澄懷味像。」就能化成瑰麗的生命圖像,成為生命的藝術。

 

或許有朋友會認為周成樑的作品太似傳統的山水繪畫。也確實,但又不是!周成樑說:「他太珍愛傳統山水繪畫的空間性了。從傳統中國山水繪畫中的散點透視中,傳統山水圖像就是一道生命的旅程,即使從平遠看出去,也是重巒疊翠,層層山峰,山峰中含藏著適宜人居靜謐安詳的園地。一幅有限的畫作,卻展現了一個完整的世界。」他非常喜歡這空間的表現。

 

 看他的畫讓我想到,我從小做的一個同一夢境。夢中我隨著蜿蜒的山中小徑,前進,一路儘是優美的山林,幽谷,青翠赭黃,霧靄嵐嵐,如此一層層走上去。先遇到漁人,在山溪中撒漁網打魚,而後繼續走著,走入了叢林,遇到哼著山歌的樵夫。再往上走,一片優美的田園景色,而後走入了一個讀書人家,他帶著我登上雲霧繚繞的山頂,走到最頂層,伸手可摸到在天際,結成如冰霜的雲層。夢境每夢到這裡,就喜極而醒。這夢,一直重複的作著,直到高中考上大學。

 

而後讀金庸武俠小說,他竟然也有此情境的表述。今天看到成樑這次繪畫的作品,更是吃驚地看到夢中情景的類似的展現。成樑說:「西方油彩最神奇的地方是在色彩上隨時可有的變化,並展現在視角下真實的情景。尤其是處理各種物件的肌理,如大石頭的肌理,每當在畫大石頭的肌理時,他就有如米開朗基羅在畫人體的肌理一樣。只是他的表現法偏於細緻,他在微觀這世界。」他還說:「油彩的世界十分寬廣但也不容易掌握,至今仍在探索中。」

 

從傳統山水的繪畫中,他看到了生命的神韻,看到了傳統繪畫中空間的通透性,遼闊性與無限性,這也是他在這次繪畫中的展現。成樑說:「這是神韻與現實世界再現的合一,是一次結合兩者的冒險之旅。」

 

辛意雲敬寫於

二O二一,一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