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 

【福言禪境】朱為白冊頁紙雕新貌展

展期/2010/12/4 ~ 2011/1/2
茶會/2010/12/4(六) 3-5PM
作者/朱為白

        福言禪境---朱為白先生2010新作展                        鍾俊雄

 

    年過八十的朱為白先生自1958年參加台灣現代繪畫開拓團體「東方畫會」展出迄今,已經有五十二年創作歲月。這幾十年來,他以無比的毅力在藝術創作上求新、求變,忍受生活的困頓與創作的孤寂,走過藝術市場過度商業化,堅持走自己的純藝術之路,他不媚俗,堅持現代藝術最重要的精神是原創性的開發。朱先生從早期鄉土風版畫及諸多實驗性抽象到紙、布、纖維創作,突破傳統的牽制,大破大立,走出朱為白式獨一無二的新路。這期間,雖有眾多畫友互相勉勵扶持及老婆無怨無悔的支持,但是藝術創作本來就是極端孤獨的,當你走向獨創的不歸路時,前後左右無人相伴,當你爬得越高,雖看得越遠,但是四面回顧,只有自己孤單的身影。誠如布袋和尚的禪詩:

        一缽千家飯  孤身萬里遊

        青目覩人少  問路白雲頭

    朱為白先生自六零年代與「東方畫會」諸君子常相過從,即以東方人文精神為創作內涵,抽象形式為風格。八零年代以後他把紙、胚布、麻布、棉花棒、泡綿等非繪畫性材料以捲、挖、切、割、貼、抓皺、浮貼的方式以黑白及少量的朱表現出來,即尊重材料純樸、乾淨的素材原味,又契合道家佛家不取巧、不喧嘩、以小喻大、以少言多的空靈與神秘。他的作品打破了平面空間,打破了繪畫與彫刻的界限,打破了繪畫與工藝的界限,突破了極簡主義的過度理性與內容貧乏,以有限空間表現無限空間,以極少「形」與「色」表達極多精神內容。朱先生的作品誠如禪家說的﹕

        無一物中無盡藏  有花有月有樓台

他的作品在靜謐、孤寂及極端純粹的情境中充滿了寧靜的生機與音樂的節奏與律動。

    朱為白先生的極簡即有別於西方的極簡主義,也與日本的極簡禪畫有別。日本禪畫雖傳自中國,但日人謹守「和、敬、清、寂」的精神,太乾淨、太壓抑,易陷入拘謹的死寂中而缺少生氣。而朱為白先生的禪味則有中國人的親切與生活化的好味道。朱先生認為,簡不只是形式,簡是為了繁華落盡,為了體得當下。他的畫在極簡形式、用色下,虛實對應,有無相生,白有多層次的白,黑有多層次的黑。

    朱為白先生受過傳統儒道教育,晚年又研究佛法,他的作品有儒家的規矩老實,有道家的瀟脫放逸及禪宗的空靈。

    畢卡索、莫札特等大師是公認的天才,自小即才華洋溢,舉世聞名。朱為白先生則是大器晚成的大家,他年輕時顛沛流離,飽經戰亂,卻仍努力不懈,堅持走自己的路,經過長久的努力與溫養,終於走上藝術的康莊大道。他在耳順之年仍創作不斷,不過從作品中可看出,他已知天命,接受老化的無常,隨順自然,並對自己一生際遇、家人、親友、藝術成就充滿感謝感恩與知足,他已深切了解禪家所稱:

        日日是好日  珍惜所有  把握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