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 

【鳥聲花影 秋暮冬初】李茂成個展

展期/2011/3/5 ~ 2011/4/3
茶會/2011/3/5 (六) 3-5PM
作者/李茂成

心念遊走

──李茂成2011年「鳥聲花影─秋暮冬初」個展

 

王嘉驥

 

李茂成絕大多數的作品都與山海題材有關,雖不刻意再現,他畫中高度抽象的構造與行筆表現,仍然能使觀者讀出自然界的光影閃爍與陰陽明暗。畫面雖大,卻從小處開筆,隨著身體的節奏與心念的瞬息變化,逐漸鋪疊與擴大畫面,最終佈滿全局。李茂成創作的模式既不預先佈局,不控制過程,也不對成果作預期。他不是針對「已知」進行完成,因此,不同於常態所見的水墨畫家之風。他的態度更接近抽象表現主義時代的藝術家,是將畫面視為一個等待被賦予內容與意義的未知世界。他不對結果的形貌作控制,而重視手、眼、身、法的連結,更容許心念的偶發,在創作的過程中,在想與不想之間,在有念與無念之間,在直覺與自覺之間,誘導其蓄積為繪畫的一種內在能量暨涵養。或許因為這樣的緣故,他以筆法與觸跡所堆疊譜構出來的畫面,既是景,也是境,是心與自然的交流,也是有意與無意的融貫。他的風景是自然也是心境,所顯現的是精神與身體共同運作的一種動態過程,而非明確的形式凝結與結果。對他而言,完成或未完成總也處在一種曖昧之中,因為結果並不重要。

 

李茂成為他2010年的幾幅近作命名為「鳥聲花影」系列,並以此作為他第二次水墨繪畫個展的主標題。相對於第一次個展主要畫作的命名與展題「面壁」,「鳥聲花影」更具有空間的詩意聯想,甚至包含了聲音。兩次展覽的主要作品,在畫面的呈現上,也各有不同。「面壁」個展的各個系列,不管是《面壁》、《路途上》或是《回眸》系列,在在顯得沈鬱厚重,彷彿面對世事有著一種滄桑苦行之感。當時,我以「蒼莽無言」四字作為形容。自然之景與心境明顯地形成一種心物對鑒的傳會關係。這樣的創作狀態延續迄今。而且,從2007年之後,他的畫幅發展得更寬、更高、更大。有些作品的作畫方式改為在牆面上直接運筆,筆墨的觸跡變得更加敏銳,加上書法的歷練更深,在在都增添了細節的可看性。李茂成2010年《鳥聲花影》系列的作品,與過往較為不同的特色,則是在於原來較為緊密的構圖與筆觸的堆疊,相對變得更有鬆緊的對照,也因此,畫面的空白處或空氣間隙出現了更多變化,墨色的乾與濕也有較多對比。

 

表面上,「鳥聲花影」既傳聲也繪影,景致內在的筆墨構成,除了結構的抽象性之外,更顯得自由,更隨心念遊走,因此,空間韻味的變化與寬闊感,也更勝從前。如同往常,「鳥聲花影」個展的近作仍以大作居多。沒有例外的是,李茂成自始至終都是以點與線這兩種最小、最細微,也最本質性的造形元素作為起筆的開始,由此堆疊構築,最終形塑而成的「面」或「空間」,顯出了畫面的大,氣勢的大,以及心境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