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 

【吃飯配菜】小魚書法

展期/2012/3/31 ~ 2012/4/28
茶會/2012/03/31 3:00~5:00 pm
作者/小魚

白紙寫黑字

小魚

 

侯孝賢導演的「悲情城市」裡,有一個梁朝偉,因為他不會講台語,所以就讓他演一個喜歡筆談的啞巴知識份子。朱天文寫說:他們做了這種安排,非常興奮,因為可以在銀幕上到處出現黑底白字,如詩一般的短句。有點像是農夫遇到空地,興高采烈地種這種那。

 

我不只一次說過,我喜歡白紙,因為那可以讓我寫上黑字。不管什麼長、寬的紙都會引發我的興致。長期下來,累積了非常多的白紙黑字。有一天,太太在整理這些作品,而發生了以下的事情和對話。

 

有一張寫著「不亦快哉」,也落了款,蓋了印;後面還有一長段空白,太太就拿起刀子把空白割掉了。我看到了,沒說話;後來又出現幾張留大段空白的字,太太說:「為什麼留白?」我說:「因為句子寫完了,而紙還很長。」太太聽懂我這留白是有意義的。太太又說:「但是剛才那一張被我裁掉空白,你怎麼不講話?」我說:「來不及講就被你裁了,被太太裁了也是一個意義。」太太說:「那麼這一張寫得滿滿都沒地方落款蓋章是什麼意義?」我說:「紙短情長!」太太說:「這一張斗大兩個字像掃把寫的,而後面寫感想的小字又結成一小團一小團是為什麼?」我說:「大字小字都是同一枝大筆寫的,所以大字破破,小字團團。」太太說:「為什麼寫小字不換一枝小筆?」我說:「因為寫的時候紙下面有一支裁紙刀。」太太說:「這樣也可以嗎?」我說「有何不可?」